地方融資餘額融資公司要擔心的是什麼?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2009/9/24 下午 04:31:52   返回  打印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餘在參加中債信用增進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儀式上說,“今年地方融資平台在全國有了加速發展,對許多地區的地方財政償付能力構成了威懾,很可能會造成財政問題和金融問題。”。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餘在參加中債信用增進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儀式上說,“今年地方融資平台在全國有了加速發展,對許多地區的地方財政償付能力構成了威懾,很可能會造成財政問題和金融問題。”。

這句話被市場解讀為央行對地方融資平台迅速壯大而擁有的潛在風險的擔憂。但這種對償付能力的擔憂,並非問題的要害。劉士余副行長還提出了解決之道 ──立足於債券市場建設,從增量和存量兩個方面,為地方政府平台企業融資打開“正門”。他認為在增量方面,要允許符合條件的地方政府發行市政債;同時,他 建議可以將存量巨大的政府融資平台貸款與債券市場對接起來,進行資產證券化。

這看上去的確是個用市場交易來解決地方融資需求的手段,但這只是一個銀行業務的商業手段,是一個銀行家看到了地方政府機關為需求而存在的巨大的債 券發行市場潛力。這在銀行家眼裡空間無限,但卻不是以行政事業為主的、我國現在地方政府能夠使用的融資渠道。因為這種學名可以稱為固定收益的資本市場的交 易,對中國地方政府來說,是不能公開操作的。

按照1995年正式實施的《預算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地方各級預算按照量入為出、收支平衡的原則編制,不列赤字。除法律和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地 方政府不得發行地方政府債券”。地方政府不能自主發行地方債,所謂的市政債,不論是誰做發行主體,政府及其物質資源和信用資質,都不能顯性存在。而那些已 由地方政府直接擁有公司型的融資平台的貸款,要變成類似性質的政府公開為主體的貸款債券,也無可能。

一句話,就是地方政府作為機關不能負債,這一剛性而且清楚的條文堵死了劉副行長的全部設想。

要是按照我國的《擔保法》第二章第八條規定:“國家機關不得為保證人,但經國務院批准為使用外國政府或者國際經濟組織貸款進行轉貸的除外。”劉副 行長如此設想地方政府機關,要從融資平台公開身份,其實還反映了央行銀行家的擔憂,是很部門化的。它彰顯了財政和金融的矛盾,是金融對財政躲在自己所屬公 司的背後,是否會賴賬,能否還上貸款的擔心。而不是規範地方融資渠道的辦法,更不是對地方平台已有融資行為的風險限制──因為央行對商業銀行偏好向地方政 府融資平台貸款,其實也無實際的約束。

因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形成的債務,都是地方國有企業作為負債主體。從根本上說,這些企業是依靠政府資源、信用和財力的支持,才形成的。這樣的主體 貸款或者發債,都是各商業銀行和金融機構求之不得的大客戶。地方融資平台基本都是這種類型,它們變相為政府主導的投資進行融資,在市場上是搶手程度之高, 有目共睹。

而這一點在央行銀行家擔心的談吐中被忽視了。這個忽視,意味著不僅金融系和財政係有部門利益的衝突──金融系擔心財政系還不上貸款;同時,也意味著中國國有金融系開拓市場,在市場上的盈利和盈利的預期,都是圍繞著國有需要和財政需求在做文章。

假如真要擔心這裡面實質性的問題,應該擔心我國市場經濟運行中,國有經濟成分獨大的現象,而這意味著政府始終是市場的行為主體和利益主體,市場中無人可以抗衡。這點在地方政府負債的實際過程中,十分清楚。

因為在法律限制政府機關的地方,政府企業就出面了;而在市場競爭之中,已經先天擁有政府資源注入的企業,受到競爭對手壓力的時候,政府機構就出面了。政府機關和企業合二為一,兼顧行政和市場的雙重優勢,使得經濟運行中,國有勢力可以沒有約束,左右逢源。

用行政規定的辦法,把國有資源集中在國有企業手裡,這是地方融資能夠迅速壯大全部的奧秘所在。但正因如此,也是其風險所在。因為如此運行,財政系 所有的資產在市場上沒有任何制度可以明確約束,想怎麼自我膨脹就怎麼自我膨脹,豈能健康運行?未來堪憂的又豈止是融資一件事情?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