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表外資產轉表內尚缺細則信貸或被擠占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2010/8/16 下午 05:27:26
信貸 最近銀信合作遭受重挫。銀監會在口頭“叫停”銀信合作產物一個月後再度出擊,於8月10日下發《關於規範銀信理財合作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商業銀行在今明兩年內,在《通知》發布之前發行的存量表外資產都要轉入表內,並按照150%的撥備覆蓋率要求計提撥備。
最近銀信合作遭受重挫。銀監會在口頭“叫停”銀信合作產物一個月後再度出擊,於8月10日下發《關於規範銀信理財合作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商業銀行在今明兩年內,在《通知》發布之前發行的存量表外資產都要轉入表內,並按照150%的撥備覆蓋率要求計提撥備。其目的是通知對銀行、信託公司從事銀信理財業務作了規範,目標是促使銀信理財業務在有效防備風險的前提下健康發展。

儘管業界人士早就預測“轉進表內”是銀信合作業務的最後去處,但是《通知》的出台,還是讓相關人士有些措手不及。
銀信合作業務為何成為銀行“寵兒”,為何被銀監會叫停,銀行又為何被硬性規定,將表外資產轉進表內?

  意在控制“潛在金融風險”

據悉,所謂表內業務就是指在資產負債表上反映的業務。比如銀行存款、貸款等,這個表指的是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表外業務是指商業銀行所從事的、按照現行的會計準則不記入資產負債表內、不形成現實資產負債但能增加銀行收益的業務。表外業務是有風險的經營活動,形成銀行的或有資產和或有負債,其中一部分還有可能轉變為銀行的實有資產和實有負債,故通常要求在會計報表的附註中予以揭示。

銀信理財合作業務是商業銀行將客戶理財資金委託給信託公司,由信託公司擔任受託人並按照信託文件的約定進行管理、運用和處分的行為。由於銀行理財計劃產品由銀行負責設計,因此商業銀行可以通過這個渠道給部分急需貸款的客戶,以這種信託產品的形式發放貸款。由於這部分產品的資金可以不被計入銀行貸款之內,一般被稱為表外信貸或“隱形信貸”。

今年,我國的信貸一度被收緊,在這種情況下,不佔用貸款額度的信託成為銀行規避政策的新寵。他們通過信託貸款類理財產品,大量發放額度外的“表外貸款”。

央行有關人士也表示,通過銀信合作這種方式,銀行今年上半年做了大量的表外業務。去年9月末規模還不足6000億元,今年4月末已飆升至1.88萬億元,而目前銀信合作理財產品規模已突破2萬億人民幣,使本來就屬於監管重頭的銀信合作業務再觸紅線。

此次銀監會意在規範以銀行為主導發行的銀信產品。更有業內人士指出,其主要意圖在於控制信貸總量以及銀行表外信貸或將帶來的潛在風險。

“將越來越多的信貸轉出銀行資產負債表外,脫離市場參與者的視線,是惠譽近年在中國銀行業察覺到的最令人不安的趨勢,”惠譽高級分析師朱夏蓮表示。

“我們從金融危機吸取了教訓,認識到必須對這種現象加強監督,”一名資深監管官員在談到停止使用非正式的“證券化”來規避監管要求時表示。

西南財經大學信託與理財研究所研究員李要深分析指出,銀監會此舉,旨在加強對銀行大眾理財產品的風險控制。 “監管機構的目的主要是規避風險,希望將理財產品和資本市場的風險進行隔離,從產品設計環節設立風險防範機制,保護中小投資人的利益。”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銀監會要求將這部分理財資金從表外列入表內併計提拔備,在某種程度上,是通過這一方式對於此前銀行的另一部分“隱形”信貸資金流向加強監控。 “如此一來,監管部門可以將這部分原本的表外資產重新列入表內監控,進行有效的風險控制。”

  對銀行收益影響大小存爭議

業內人士稱,銀信理財產品由表外轉入表內,意味著銀行需要為這部分資產充實一定比例的資本,並納入資本金在內的監管約束,對於風險監管和宏觀調控而言,都是一項事不宜遲的工作。

有分析人士認為,今年上半年銀信理財產品發行量約為2.9萬億元,去年全年的發行量也有1.7萬億元左右,如此大規模的資產在兩年內轉入表內,肯定會對銀行業績產生一定影響。同時還要按150%的撥備覆蓋率計提撥備,這將加速銀行的資本消耗,極可能降低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影響到銀行的盈利水平。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在接受采訪時也對此持相同的看法,他表示表外資產轉移到表內,將會對商業銀行盈利增長形成拖累,特別是中間業務的盈利將會受到一定程度影響。

  不過,也有人對此持相反的看法。比如,東方證券銀行業分析師金麟認為,表外資產表內化對銀行利潤表影響有限。第一,表外化獲得的手續費收入因此不復存在,粗算下來影響大約在20-50億元左右;第二,表內化之後需要計提撥備。市場對這一因素或許認為較為負面,但實際上可能基本沒有影響,因為表內化將會擠占同等規模的新發貸款,這些貸款的撥備要求也因此節約。 “換而言之,假設下半年貸款3萬億左右的規模是既定的,不是給新增貸款,就是留給表外資產,總體撥備也不會有明顯差異。”金麟認為。

另外,甚至有人認為,表外資產表內化銀行收益有可能不降反升。 “考慮轉回信貸資產管理部分,將按照1%計提組合撥備,與一般貸款投放相同。根據公募發行對銀行聲譽風險的重大影響估計,此部分資產質量應為優良,而市場資金供給減少將提升銀行下半年資產的盈利能力,反而有利於淨息差的提升。”中信證券研究部分析師朱琰表示。

據了解,銀行在發行銀信合作產品過程之中不動用自己的資產直接購買,而是承擔銷售和託管工作,從中賺取手續費。若銀信資產計入表內擠占銀行信貸額度後,銀行將不再有動力大規模發行銀信產品,最終將導致銀行手續費收入的下降。那麼,手續費的減少,是否會影響銀行利潤呢?國信證券首席分析師於國章以已經發布中報的華夏銀行為例,給予了詳細解釋。今年上半年華夏銀行營業收入為115.6億,其中手續費及佣金收入為9.6億,佔總收入的8.3%,具體到銀信產品的手續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就更少了。他認為,手續費的下降對銀行利潤影響不大。

  表外轉表內銀行信貸或被擠占

關於銀行表外資產轉表內,業界人士一直擔憂銀行信貸是否會被擠占,由此造成信貸壓縮影響宏觀經濟。

對此,國泰君安研究員伍永剛表示,這種可能性較小。他進一步解釋說,因為銀監會的《通知》並沒有禁止相關的投融資業務,而是強化了對銀行的風險管理,使相應的風險部分轉移到了信託公司或者投資者。

  但也有人持相反的觀點。據金麟測算,如果考慮到表外資產的表內化,即使這種表內化分2年進行,那麼今年下半年的實際貸款額度將被壓縮至2.3萬億元。 “ 這就意味著下半年信貸增量佔全年比例將回到往年的水平,信貸供給放鬆的預期可能因此基本落空。銀行貸款平均利率的上升,對於信貸的可獲得性也會產生負面影響。 ”金麟稱。

中信銀行副行長曹國強日前表示,如果納入表內資產的話,會對明年新的貸款投放產生一定的擠壓和置換。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記者表示,規定銀行表外資產表內化,目的是使銀行表外風險得到有效控制,有利於銀信合作的有序進行。可以預計的是,下半年銀行的信貸規模將受到壓縮,但影響不會很大,而且影響主要體現在放貸節奏上,這主要取決於中國宏觀經濟的具體走勢;同時,銀行不一定進行新一輪的再融資。

業內人士介紹,年初央行已經明確今年全年的新增貸款目標為7.5萬億元,並且要求銀行按照3:3:2:2的季度比例安排貸款投放。而上半年商業銀行新增貸款為4.63萬億元,接近60%的全年目標。下半年的新增貸款額度2.9萬億元左右,遠高於去年下半年的信貸投放規模,市場分析人士本來對對下半年的流動性普遍樂觀。不過,此次銀監會對錶外信貸資產的封堵,顯然讓市場的良好願望落空了。

在表內投放趨於平穩的同時,表外業務卻在悄然膨脹。或者,有的銀行在銀信業務合作過程中只是幻想著自己在其中只是扮演了中介角色,但是如果市場一旦出現風吹草動,或者產品有了問題,就會給整個金融市場帶來巨大的動盪。

好在,監管部門意識到這個問題,並且一度“叫停”銀信合作業務,並且出台相關政策對此進行規範。但是,時至今日,表外資產入表的時間安排和比例還存在較大變數,監管部門並未明確表外資產併入表內的實施細則,這給政策的執行帶來較大彈性空間。

  關於實施細則何時發布?公眾翹首企盼。希望這次政策的落實能夠鏗鏘有力,最的限度的控制金融風險,還金融市場一個平穩健康的環境。